道与艺:故事两则

明星八卦 浏览(643)



  列子太学幸福人生《学列子 知人生》系列? 说符第八07总第094篇

  道是生活之本,艺是生活之末;道靠自己修行,艺需别人欣赏;道朴实无华,艺巧妙奇异。两者之间孰“先”孰“后”?如何把握?请继续体悟列子的“持后”之道。

  

  图片发自简书App

  故事一:兰子献艺

  宋国有个玩杂耍混江湖的人,用技艺献给宋元君。宋元君召见了他,让他展示自己的技艺。他用两根两倍于身长的木杆,捆绑在小腿上,一起快走一起奔跑,舞弄七把剑,迭相抛出,五把剑常在空中。元君大为惊叹,立刻赏赐给他金帛。

  又有一个玩杂耍混江湖,又能像燕子一样轻捷如飞的人,听说了这件事,又用技艺献于宋元君。元君大怒,说:“以前有个用奇异的技艺献给我的人,那技艺没有什么用处,正碰上我心里高兴,所以赏赐给他金帛。他一定是听说了这件事而来的,也希望得到我的赏赐。”于是把他拘捕起来并要羞辱他,过了几个月才把他释放。

  感悟:我们要经常提醒自己:“技无庸”,技艺只是道义自然开出的花朵。如果离开道义而追求技艺,想要仅凭技艺实现人生价值,就让自己的人生成了无本之木。不知根本,又凭什么实现技艺传承?凭什么知道发挥技艺的机遇在何时?机缘在何处呢?恐怕只能像“兰子”一样,一切看别人的脸色,且只能凭一时的运气罢了。

  

  图片发自简书App

  故事二:九方皋相马

  秦穆公对伯乐说:“你的年纪大了,你的后代中有可以派出去相马的吗?”伯乐回答说:“良马,可以从形态、容貌、筋骨上看出来;至于天下最好的马,好像灭绝了,又好像隐没了,好像逃匿了,又好像丧失了,像这样的马,跑起来没有尘土,没有辙迹。我的子孙都才能低下,可以教给他们怎样相良马,不可以教给他们怎样相天下最好的马。我有一个一起挑担卖柴的人,叫九方皋,这个人对于相马,本事不在我之下。请您接见一下他。”

  穆公接见了他,派他出行找马。出去了三个月,回来报告说:“已经找到了,在沙丘那个地方。”穆公问:“什么样的马?”他回答道:“母马,黄色的。”穆公派人去取这匹马,是一匹公马,黑色的。穆公不高兴,召见伯乐对他说:“失败啊!你派去找马的人,连马的毛色、公母尚不能分辨,又怎么能知道马的好坏呢?”

  伯乐长叹一声说:“九方皋相马竟然到了这么高的境界吗?这就是他之所以比我强千万倍而不止的地方啊!像九方皋所观察到的,是马身上的天机。看到了马的精要而忘掉了马的粗况,关注了马的内在品质而忘掉了马的外表;见到了所要见的,没见到他不需要见的;关注了所要看的,遗弃了不需要看的。像九方皋这样相马,其中乃有比相马更宝贵的东西。”那匹马到了,果然是一匹天下最好的马。

  

  图片发自简书App

  感悟:真人求真务精,而不求全。因为求真是人生的至高追求,而求全则可能是做给别人看的,或是另有目的。金无足赤,人无完人。求全责备,其实是一种专制霸道,或是无知无道,不符合客观现实和自然规律。九方皋善于把握事物的精要和本质,专注精要,忽略次要,所以才引起别人误解。

  故事还揭示了一个更为深刻地道理:究竟是物质利益更重要?还是道德更重要?两者之间谁是本谁是末?谁是主谁是次?谁是“前”谁是“后”?显然,一匹天下之马的价值,跟九方皋相马的道理相比,才是真正的千百万倍而不止,甚至是无限大,道德才是生命及其传承的根本保障。

  伯乐与九方皋谁的道术高?谁的道术低?无以分辨。但是,伯乐为何说九方皋的道术千百万倍地高于自己呢?其所指除了道术,更在于九方高的道德品格:身怀至宝和绝技,却宁愿跟随着伯乐,而“被褐怀玉”①。伯乐又何尝不是如此呢?宁愿珍惜道友,也不偏私家人。

  注:①见《道德经》第七十章。

  96

  一朴乙信

  B67c298d f020 4f89 aac6 0710bc0709ec

  0.5

  2019.07.22 20:24*

  字数 1411

  列子太学幸福人生《学列子 知人生》系列? 说符第八07总第094篇

  道是生活之本,艺是生活之末;道靠自己修行,艺需别人欣赏;道朴实无华,艺巧妙奇异。两者之间孰“先”孰“后”?如何把握?请继续体悟列子的“持后”之道。

  

  图片发自简书App

  故事一:兰子献艺

  宋国有个玩杂耍混江湖的人,用技艺献给宋元君。宋元君召见了他,让他展示自己的技艺。他用两根两倍于身长的木杆,捆绑在小腿上,一起快走一起奔跑,舞弄七把剑,迭相抛出,五把剑常在空中。元君大为惊叹,立刻赏赐给他金帛。

  又有一个玩杂耍混江湖,又能像燕子一样轻捷如飞的人,听说了这件事,又用技艺献于宋元君。元君大怒,说:“以前有个用奇异的技艺献给我的人,那技艺没有什么用处,正碰上我心里高兴,所以赏赐给他金帛。他一定是听说了这件事而来的,也希望得到我的赏赐。”于是把他拘捕起来并要羞辱他,过了几个月才把他释放。

  感悟:我们要经常提醒自己:“技无庸”,技艺只是道义自然开出的花朵。如果离开道义而追求技艺,想要仅凭技艺实现人生价值,就让自己的人生成了无本之木。不知根本,又凭什么实现技艺传承?凭什么知道发挥技艺的机遇在何时?机缘在何处呢?恐怕只能像“兰子”一样,一切看别人的脸色,且只能凭一时的运气罢了。

  

  图片发自简书App

  故事二:九方皋相马

  秦穆公对伯乐说:“你的年纪大了,你的后代中有可以派出去相马的吗?”伯乐回答说:“良马,可以从形态、容貌、筋骨上看出来;至于天下最好的马,好像灭绝了,又好像隐没了,好像逃匿了,又好像丧失了,像这样的马,跑起来没有尘土,没有辙迹。我的子孙都才能低下,可以教给他们怎样相良马,不可以教给他们怎样相天下最好的马。我有一个一起挑担卖柴的人,叫九方皋,这个人对于相马,本事不在我之下。请您接见一下他。”

  穆公接见了他,派他出行找马。出去了三个月,回来报告说:“已经找到了,在沙丘那个地方。”穆公问:“什么样的马?”他回答道:“母马,黄色的。”穆公派人去取这匹马,是一匹公马,黑色的。穆公不高兴,召见伯乐对他说:“失败啊!你派去找马的人,连马的毛色、公母尚不能分辨,又怎么能知道马的好坏呢?”

  伯乐长叹一声说:“九方皋相马竟然到了这么高的境界吗?这就是他之所以比我强千万倍而不止的地方啊!像九方皋所观察到的,是马身上的天机。看到了马的精要而忘掉了马的粗况,关注了马的内在品质而忘掉了马的外表;见到了所要见的,没见到他不需要见的;关注了所要看的,遗弃了不需要看的。像九方皋这样相马,其中乃有比相马更宝贵的东西。”那匹马到了,果然是一匹天下最好的马。

  

  图片发自简书App

  感悟:真人求真务精,而不求全。因为求真是人生的至高追求,而求全则可能是做给别人看的,或是另有目的。金无足赤,人无完人。求全责备,其实是一种专制霸道,或是无知无道,不符合客观现实和自然规律。九方皋善于把握事物的精要和本质,专注精要,忽略次要,所以才引起别人误解。

  故事还揭示了一个更为深刻地道理:究竟是物质利益更重要?还是道德更重要?两者之间谁是本谁是末?谁是主谁是次?谁是“前”谁是“后”?显然,一匹天下之马的价值,跟九方皋相马的道理相比,才是真正的千百万倍而不止,甚至是无限大,道德才是生命及其传承的根本保障。

  伯乐与九方皋谁的道术高?谁的道术低?无以分辨。但是,伯乐为何说九方皋的道术千百万倍地高于自己呢?其所指除了道术,更在于九方高的道德品格:身怀至宝和绝技,却宁愿跟随着伯乐,而“被褐怀玉”①。伯乐又何尝不是如此呢?宁愿珍惜道友,也不偏私家人。

  注:①见《道德经》第七十章。

  列子太学幸福人生《学列子 知人生》系列? 说符第八07总第094篇

  道是生活之本,艺是生活之末;道靠自己修行,艺需别人欣赏;道朴实无华,艺巧妙奇异。两者之间孰“先”孰“后”?如何把握?请继续体悟列子的“持后”之道。

  

  图片发自简书App

  故事一:兰子献艺

  宋国有个玩杂耍混江湖的人,用技艺献给宋元君。宋元君召见了他,让他展示自己的技艺。他用两根两倍于身长的木杆,捆绑在小腿上,一起快走一起奔跑,舞弄七把剑,迭相抛出,五把剑常在空中。元君大为惊叹,立刻赏赐给他金帛。

  又有一个玩杂耍混江湖,又能像燕子一样轻捷如飞的人,听说了这件事,又用技艺献于宋元君。元君大怒,说:“以前有个用奇异的技艺献给我的人,那技艺没有什么用处,正碰上我心里高兴,所以赏赐给他金帛。他一定是听说了这件事而来的,也希望得到我的赏赐。”于是把他拘捕起来并要羞辱他,过了几个月才把他释放。

  感悟:我们要经常提醒自己:“技无庸”,技艺只是道义自然开出的花朵。如果离开道义而追求技艺,想要仅凭技艺实现人生价值,就让自己的人生成了无本之木。不知根本,又凭什么实现技艺传承?凭什么知道发挥技艺的机遇在何时?机缘在何处呢?恐怕只能像“兰子”一样,一切看别人的脸色,且只能凭一时的运气罢了。

  

  图片发自简书App

  故事二:九方皋相马

  秦穆公对伯乐说:“你的年纪大了,你的后代中有可以派出去相马的吗?”伯乐回答说:“良马,可以从形态、容貌、筋骨上看出来;至于天下最好的马,好像灭绝了,又好像隐没了,好像逃匿了,又好像丧失了,像这样的马,跑起来没有尘土,没有辙迹。我的子孙都才能低下,可以教给他们怎样相良马,不可以教给他们怎样相天下最好的马。我有一个一起挑担卖柴的人,叫九方皋,这个人对于相马,本事不在我之下。请您接见一下他。”

  穆公接见了他,派他出行找马。出去了三个月,回来报告说:“已经找到了,在沙丘那个地方。”穆公问:“什么样的马?”他回答道:“母马,黄色的。”穆公派人去取这匹马,是一匹公马,黑色的。穆公不高兴,召见伯乐对他说:“失败啊!你派去找马的人,连马的毛色、公母尚不能分辨,又怎么能知道马的好坏呢?”

  伯乐长叹一声说:“九方皋相马竟然到了这么高的境界吗?这就是他之所以比我强千万倍而不止的地方啊!像九方皋所观察到的,是马身上的天机。看到了马的精要而忘掉了马的粗况,关注了马的内在品质而忘掉了马的外表;见到了所要见的,没见到他不需要见的;关注了所要看的,遗弃了不需要看的。像九方皋这样相马,其中乃有比相马更宝贵的东西。”那匹马到了,果然是一匹天下最好的马。

  

  图片发自简书App

  感悟:真人求真务精,而不求全。因为求真是人生的至高追求,而求全则可能是做给别人看的,或是另有目的。金无足赤,人无完人。求全责备,其实是一种专制霸道,或是无知无道,不符合客观现实和自然规律。九方皋善于把握事物的精要和本质,专注精要,忽略次要,所以才引起别人误解。

  故事还揭示了一个更为深刻地道理:究竟是物质利益更重要?还是道德更重要?两者之间谁是本谁是末?谁是主谁是次?谁是“前”谁是“后”?显然,一匹天下之马的价值,跟九方皋相马的道理相比,才是真正的千百万倍而不止,甚至是无限大,道德才是生命及其传承的根本保障。

  伯乐与九方皋谁的道术高?谁的道术低?无以分辨。但是,伯乐为何说九方皋的道术千百万倍地高于自己呢?其所指除了道术,更在于九方高的道德品格:身怀至宝和绝技,却宁愿跟随着伯乐,而“被褐怀玉”①。伯乐又何尝不是如此呢?宁愿珍惜道友,也不偏私家人。

  注:①见《道德经》第七十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