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寞的女人,总是会期待婚外情

电影资讯 浏览(1320)

   搞笑女事

  

  在普通人看来,蔡雅莉还算是个幸福的女人,丈夫李孟良是某科研所的高级工程师,她自己在市审计局当上班,两人收入均不低,一般时髦的电器家里应有尽有。

  可她仍觉得生活里缺点什么,每当丈夫埋进一大堆图纸中的时候,她会做一个美丽的梦,梦里她还是那个戴蝴蝶花的小女孩,孤零零地坐在海边的山崖上,翘首期盼海面上出现一艘船,船头站着风度翩翩的白马王子,频频向她招手,但船总靠不了岸,王子的面容始终很模糊。梦醒时分,丈夫还没归来,她的泪便扑簌簌地滚落到枕上。

  直到有一次去北京出差,蔡雅莉在火车上认识了仪表堂堂的他。那时候她的胃病又犯了,面色惨白,冷汗如豆,真后悔临出门时厌烦丈夫递过来的药瓶。此时,躺在对面铺上的那个男人挨过来了,他简略地问了几句,立刻返身去医务室叫医师,还买来酥软的点心和时鲜的水果,看他为自己忙来忙去的身影,蔡雅莉眼眶一阵阵发热。接下来十几个小时的相处,更让她心头撞鹿。他叫张铭俊,与李孟良相比,个子高了许多,体格壮了许多,肤色白了许多,英俊的脸庞如刀削斧凿过一般轮廓分明,目光热切而不灼人,谈吐风趣而不油滑,举止干练而不浮躁。难道千百次想象中的那个人就是他?可惜北京很快就到了,他还要继续北上奔哈尔滨,短暂的邂逅不期而遇,飘忽如梦。从此,蔡雅莉午夜梦回的时候,那个衣袂飘举的王子有了真实的面孔。

  为这魂不守舍的样子,蔡雅莉也觉得愧对丈夫。但李孟良比起张铭俊确实少了点阳刚之气,只知道钻研科技项目,一点也不谙人情世故,就像这次他所里最后一次福利分房,若不是蔡雅莉出面上下打点,机会肯定泡汤。房子钥匙拿到手,还得靠她跑东跑西张罗装修搬家的事。最累的时候她上了床就睡,连梦也顾不得做了。

  但再苦再累也不过两个月的时间,住进宽敞明亮的大房子里,蔡雅莉的心情豁然开朗。她爱站在客厅的窗口四下张望,突然有一天,她看见了一个熟悉的身影,在正对面楼上的窗户里,是他,张铭俊!蔡雅莉心中一阵狂喜,三年来的情思又有了着落,莫非冥冥之中真有一只神奇的手,掌握着自己的命运?此后只要稍有空闲,她都忍不住站在这里,向对面的窗口望去。早上第一件事,看看张铭俊起床没有;下班一到家,看看张铭俊回来没有。渐渐地,蔡雅莉发现张铭俊好像对她的痴心有了点呼应,每天一回家就开灯,然后把外套脱了,有意无意地望望她家,有时甚至走到窗口,面对她家的客厅站好久好久,每当这时,蔡雅莉都心跳加快,不自然地脸红,激动得不能自持。她突然想起那次在火车上临别时,张铭俊好像留下过一张名片。她翻箱倒柜,还真找到了。上面正有张铭俊的手机号码,于是她拨通了过去。

  “喂,你是张铭俊吗?”“对,你是哪位?”

  “还记得三年前在去北京的火车上,你对面铺上有个女人?”

  “三年前?”

  “对,那次我突然犯病,多亏你热心照料。”

  “噢?是这样的吗?”“是的,一直没机会感谢你。你什么时候迁到本市的?有空来我家坐坐好吗?我就住在你家北面的楼上,也是三楼。”

  “嗯,那以后吧。”

  对方居然把她忘了,蔡雅莉讪讪地挂断电话。难道我不引人注目吗?当初在大学里自己可是有名的校花呀;刚进单位时,哪天没人争着请看电影请吃饭?无奈父母偏偏看中了李孟良。看来男人都是些薄情寡义的东西,蔡雅莉发誓以后再也不看那扇窗户了。但仅隔了几天,她又控制不住自己,悄悄掀开窗帘的一角。现在她发现张铭俊书房里的灯亮得少了,显然他不常到这里来了。蔡雅莉觉得自己受了折磨,可若少掉这层折磨,生活就更无趣了。反过来想想,三年来人家工作生活,不知接触过多少人和事,怎么可能通过一次短暂的交往就对自己刻骨铭心呢?

  这样一想,蔡雅莉稍稍心宽起来,她端详镜子里的面容,由于保养得当,眼角的鱼尾纹倘看不出来。她重新买了更高档的化妆品和更时髦的衣服,只要稍有空闲,她都会精心打扮自己,打扮好了,就坐在沙发上一边看电视,一边用眼睛的余光瞅那扇窗户。只要发现张铭俊有整装待发的举动,她将立刻冲下楼去,假装意外地跟他碰个照面,或许能恢复他的记忆,或许他能爽快地接受邀请。

  功夫不负有心人,这样的机会终于来了。那天晚上蔡雅莉透过灯光,清楚地看到张铭俊在整理公文包,在穿外套,在裹围巾,在戴帽子。眼看张铭俊的身影从窗口消失,蔡雅莉一跃而起,转身拉开门猛冲出去。情急之中,她连楼道里的灯都没来得及打开,当冲到二楼拐弯处的时候,高鞋跟一歪,她打了个趄趔,重重地摔倒在地,并顺着楼梯滚了下去,还撞翻了一辆摩托车。

  蔡雅莉这一跤摔得不轻,胳膊腿儿都绑上了绷带,头也缠上了纱布。但她心里热乎乎的,恍惚之中又看到张铭俊在自己身边跑来跑去,依然像在火车上那么殷勤。不过这次她不想吃油煎面包,只感到口中焦渴,忍不住大声喊道:“水,水......”水端来了,却有点烫,蔡雅莉皱皱眉头正要发火,但她瞪大眼睛一看,面前哪有张铭俊的影子,坐在床边把她搂在臂弯里的只有李孟良!茶水嫌烫,李孟良端着碗,用嘴轻轻地吹着,这模样就像以往自己重感冒的时候他在身旁百般呵护。茶水又递过来了,蔡雅莉没有启开双唇,她愣愣地看着丈夫。

  “你醒啦?!”李孟良脸上绽开欣喜的笑容。两人四目相对,蔡雅莉在丈夫的目光中找不到丝毫责备,只看到宽容,只看到关爱,只看到数夜未眠的疲倦......

  

  在普通人看来,蔡雅莉还算是个幸福的女人,丈夫李孟良是某科研所的高级工程师,她自己在市审计局当上班,两人收入均不低,一般时髦的电器家里应有尽有。

  可她仍觉得生活里缺点什么,每当丈夫埋进一大堆图纸中的时候,她会做一个美丽的梦,梦里她还是那个戴蝴蝶花的小女孩,孤零零地坐在海边的山崖上,翘首期盼海面上出现一艘船,船头站着风度翩翩的白马王子,频频向她招手,但船总靠不了岸,王子的面容始终很模糊。梦醒时分,丈夫还没归来,她的泪便扑簌簌地滚落到枕上。

  直到有一次去北京出差,蔡雅莉在火车上认识了仪表堂堂的他。那时候她的胃病又犯了,面色惨白,冷汗如豆,真后悔临出门时厌烦丈夫递过来的药瓶。此时,躺在对面铺上的那个男人挨过来了,他简略地问了几句,立刻返身去医务室叫医师,还买来酥软的点心和时鲜的水果,看他为自己忙来忙去的身影,蔡雅莉眼眶一阵阵发热。接下来十几个小时的相处,更让她心头撞鹿。他叫张铭俊,与李孟良相比,个子高了许多,体格壮了许多,肤色白了许多,英俊的脸庞如刀削斧凿过一般轮廓分明,目光热切而不灼人,谈吐风趣而不油滑,举止干练而不浮躁。难道千百次想象中的那个人就是他?可惜北京很快就到了,他还要继续北上奔哈尔滨,短暂的邂逅不期而遇,飘忽如梦。从此,蔡雅莉午夜梦回的时候,那个衣袂飘举的王子有了真实的面孔。

  为这魂不守舍的样子,蔡雅莉也觉得愧对丈夫。但李孟良比起张铭俊确实少了点阳刚之气,只知道钻研科技项目,一点也不谙人情世故,就像这次他所里最后一次福利分房,若不是蔡雅莉出面上下打点,机会肯定泡汤。房子钥匙拿到手,还得靠她跑东跑西张罗装修搬家的事。最累的时候她上了床就睡,连梦也顾不得做了。

  但再苦再累也不过两个月的时间,住进宽敞明亮的大房子里,蔡雅莉的心情豁然开朗。她爱站在客厅的窗口四下张望,突然有一天,她看见了一个熟悉的身影,在正对面楼上的窗户里,是他,张铭俊!蔡雅莉心中一阵狂喜,三年来的情思又有了着落,莫非冥冥之中真有一只神奇的手,掌握着自己的命运?此后只要稍有空闲,她都忍不住站在这里,向对面的窗口望去。早上第一件事,看看张铭俊起床没有;下班一到家,看看张铭俊回来没有。渐渐地,蔡雅莉发现张铭俊好像对她的痴心有了点呼应,每天一回家就开灯,然后把外套脱了,有意无意地望望她家,有时甚至走到窗口,面对她家的客厅站好久好久,每当这时,蔡雅莉都心跳加快,不自然地脸红,激动得不能自持。她突然想起那次在火车上临别时,张铭俊好像留下过一张名片。她翻箱倒柜,还真找到了。上面正有张铭俊的手机号码,于是她拨通了过去。

  “喂,你是张铭俊吗?”“对,你是哪位?”

  “还记得三年前在去北京的火车上,你对面铺上有个女人?”

  “三年前?”

  “对,那次我突然犯病,多亏你热心照料。”

  “噢?是这样的吗?”“是的,一直没机会感谢你。你什么时候迁到本市的?有空来我家坐坐好吗?我就住在你家北面的楼上,也是三楼。”

  “嗯,那以后吧。”

  对方居然把她忘了,蔡雅莉讪讪地挂断电话。难道我不引人注目吗?当初在大学里自己可是有名的校花呀;刚进单位时,哪天没人争着请看电影请吃饭?无奈父母偏偏看中了李孟良。看来男人都是些薄情寡义的东西,蔡雅莉发誓以后再也不看那扇窗户了。但仅隔了几天,她又控制不住自己,悄悄掀开窗帘的一角。现在她发现张铭俊书房里的灯亮得少了,显然他不常到这里来了。蔡雅莉觉得自己受了折磨,可若少掉这层折磨,生活就更无趣了。反过来想想,三年来人家工作生活,不知接触过多少人和事,怎么可能通过一次短暂的交往就对自己刻骨铭心呢?

  这样一想,蔡雅莉稍稍心宽起来,她端详镜子里的面容,由于保养得当,眼角的鱼尾纹倘看不出来。她重新买了更高档的化妆品和更时髦的衣服,只要稍有空闲,她都会精心打扮自己,打扮好了,就坐在沙发上一边看电视,一边用眼睛的余光瞅那扇窗户。只要发现张铭俊有整装待发的举动,她将立刻冲下楼去,假装意外地跟他碰个照面,或许能恢复他的记忆,或许他能爽快地接受邀请。

  功夫不负有心人,这样的机会终于来了。那天晚上蔡雅莉透过灯光,清楚地看到张铭俊在整理公文包,在穿外套,在裹围巾,在戴帽子。眼看张铭俊的身影从窗口消失,蔡雅莉一跃而起,转身拉开门猛冲出去。情急之中,她连楼道里的灯都没来得及打开,当冲到二楼拐弯处的时候,高鞋跟一歪,她打了个趄趔,重重地摔倒在地,并顺着楼梯滚了下去,还撞翻了一辆摩托车。

  蔡雅莉这一跤摔得不轻,胳膊腿儿都绑上了绷带,头也缠上了纱布。但她心里热乎乎的,恍惚之中又看到张铭俊在自己身边跑来跑去,依然像在火车上那么殷勤。不过这次她不想吃油煎面包,只感到口中焦渴,忍不住大声喊道:“水,水......”水端来了,却有点烫,蔡雅莉皱皱眉头正要发火,但她瞪大眼睛一看,面前哪有张铭俊的影子,坐在床边把她搂在臂弯里的只有李孟良!茶水嫌烫,李孟良端着碗,用嘴轻轻地吹着,这模样就像以往自己重感冒的时候他在身旁百般呵护。茶水又递过来了,蔡雅莉没有启开双唇,她愣愣地看着丈夫。

  “你醒啦?!”李孟良脸上绽开欣喜的笑容。两人四目相对,蔡雅莉在丈夫的目光中找不到丝毫责备,只看到宽容,只看到关爱,只看到数夜未眠的疲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