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你,从你的犀利开始

电影资讯 浏览(1149)



  第一次看狂言妃语,“流言蜚语”这个词冒了出来,想想又觉得哪里不对。再看前两个字,觉得作者是男的,但后面的“妃”又有些和“男”不对。妃,本意是中国古代皇族的正室,唐代延伸概念可指皇帝的高位侧室,替代了夫人一词的含义。现代汉语里,“妃”主要的含义,是女神的尊称,那这位简友,大抵应该不是男人。

  不过想想,简书本来就是一个让人性别错乱的地方,哪都像我“坚挺的鼻子”,表述性强,鼓捣说是女的都不像。

  看多了,读多了,才知道“狂妃”确实不是男的,但比好多男人还强硬。

  不得不说,多读这个女人,实在可以让人变得不笨。

  比如,这样的幽默简直就是人生至理,让你笑过之后,深觉说这话的人,为什么把我心里想说的话给说出来了?

  

  简书里有,可以去搜

  看着看着,看出“狂”来了。

  但这还算比较温柔的。

  

  这样的话算是表扬?

  原来“狂妃”在简书的名气还真不小,跟随者众,被“踩”的时候更多。

  也不知是她的“疯言疯语”,还是她的“疯疯癫癫”,反正,这位“未见其人只闻其声”的狂妃,似乎没人能驾驭得了。

  也不知她的“皇上”,是日理万机太忙,还是故意把她放出来“惹事生非”。狂妃在自己文末的评论里和人口角言语,还写“檄文”讨伐。

  但看她“声讨”的人,却和她心有灵犀。

  这样的狂放不羁,可能八头牛都拉不回来。不知用马,可不可以让她“回心转意”?

  《简书》是个大家庭啊,不是非要挺你,但也不是非要踩你。无论挺还踩,只要你开心,大家都开心。

  

  真“疯”起来了,牛都拉不回来,只有用马?

  狂妃的冷幽默里透着热,也在那些尖酸刻薄的语言里埋着一缕温情。可能是高处独居,难享普天之乐,有一天趁“皇上”出巡,便出来疯。

  不是所有的人都懂得爱和恨,也不是所有人都知道恨和爱。

  芸芸众生,只晓得财米油盐。

  看跟在狂妃文后的续集,那些字里行间的闪光,你不得不承认,狂妃的粉丝绝对不是水粉,一煮甚至不煮都要泡烂的那种。

  

  皇宫没有太监吗?

  看到最后这个图和这几个字,我终于把喝进肚里的啤酒吐了出来,喷了对面的美女一身。

  也不知道是不是美女的朋友,我被几个类型不同的男人按住,一顿暴打眼看就要奖励给我。

  我急中生智递过我的手机,指着下面这张截图,说是《简书》里的名人,还是名女人写的“讨要赞赏的导语”。

  幸好那些男人认得字,没有揍我。还请我坐下来喝啤酒,冰镇的。

  虽然最后是我给的钱,我也心甘情愿。

  谁让我想看这个眼前而今目下都还不知道到底是男还是女的简友写的字呢?

  

  这是最直白的心里话?

  没有拍马屁的意思,因为我还没有看见马。

  96

  坚挺的鼻子

  5203a3bf 1c0f 41db a6f0 31ddb4a929cb

  5.7

  2019.08.01 18:03

  字数 947

  第一次看狂言妃语,“流言蜚语”这个词冒了出来,想想又觉得哪里不对。再看前两个字,觉得作者是男的,但后面的“妃”又有些和“男”不对。妃,本意是中国古代皇族的正室,唐代延伸概念可指皇帝的高位侧室,替代了夫人一词的含义。现代汉语里,“妃”主要的含义,是女神的尊称,那这位简友,大抵应该不是男人。

  不过想想,简书本来就是一个让人性别错乱的地方,哪都像我“坚挺的鼻子”,表述性强,鼓捣说是女的都不像。

  看多了,读多了,才知道“狂妃”确实不是男的,但比好多男人还强硬。

  不得不说,多读这个女人,实在可以让人变得不笨。

  比如,这样的幽默简直就是人生至理,让你笑过之后,深觉说这话的人,为什么把我心里想说的话给说出来了?

  

  简书里有,可以去搜

  看着看着,看出“狂”来了。

  但这还算比较温柔的。

  

  这样的话算是表扬?

  原来“狂妃”在简书的名气还真不小,跟随者众,被“踩”的时候更多。

  也不知是她的“疯言疯语”,还是她的“疯疯癫癫”,反正,这位“未见其人只闻其声”的狂妃,似乎没人能驾驭得了。

  也不知她的“皇上”,是日理万机太忙,还是故意把她放出来“惹事生非”。狂妃在自己文末的评论里和人口角言语,还写“檄文”讨伐。

  但看她“声讨”的人,却和她心有灵犀。

  这样的狂放不羁,可能八头牛都拉不回来。不知用马,可不可以让她“回心转意”?

  《简书》是个大家庭啊,不是非要挺你,但也不是非要踩你。无论挺还踩,只要你开心,大家都开心。

  

  真“疯”起来了,牛都拉不回来,只有用马?

  狂妃的冷幽默里透着热,也在那些尖酸刻薄的语言里埋着一缕温情。可能是高处独居,难享普天之乐,有一天趁“皇上”出巡,便出来疯。

  不是所有的人都懂得爱和恨,也不是所有人都知道恨和爱。

  芸芸众生,只晓得财米油盐。

  看跟在狂妃文后的续集,那些字里行间的闪光,你不得不承认,狂妃的粉丝绝对不是水粉,一煮甚至不煮都要泡烂的那种。

  

  皇宫没有太监吗?

  看到最后这个图和这几个字,我终于把喝进肚里的啤酒吐了出来,喷了对面的美女一身。

  也不知道是不是美女的朋友,我被几个类型不同的男人按住,一顿暴打眼看就要奖励给我。

  我急中生智递过我的手机,指着下面这张截图,说是《简书》里的名人,还是名女人写的“讨要赞赏的导语”。

  幸好那些男人认得字,没有揍我。还请我坐下来喝啤酒,冰镇的。

  虽然最后是我给的钱,我也心甘情愿。

  谁让我想看这个眼前而今目下都还不知道到底是男还是女的简友写的字呢?

  

  这是最直白的心里话?

  没有拍马屁的意思,因为我还没有看见马。

  第一次看狂言妃语,“流言蜚语”这个词冒了出来,想想又觉得哪里不对。再看前两个字,觉得作者是男的,但后面的“妃”又有些和“男”不对。妃,本意是中国古代皇族的正室,唐代延伸概念可指皇帝的高位侧室,替代了夫人一词的含义。现代汉语里,“妃”主要的含义,是女神的尊称,那这位简友,大抵应该不是男人。

  不过想想,简书本来就是一个让人性别错乱的地方,哪都像我“坚挺的鼻子”,表述性强,鼓捣说是女的都不像。

  看多了,读多了,才知道“狂妃”确实不是男的,但比好多男人还强硬。

  不得不说,多读这个女人,实在可以让人变得不笨。

  比如,这样的幽默简直就是人生至理,让你笑过之后,深觉说这话的人,为什么把我心里想说的话给说出来了?

  

  简书里有,可以去搜

  看着看着,看出“狂”来了。

  但这还算比较温柔的。

  

  这样的话算是表扬?

  原来“狂妃”在简书的名气还真不小,跟随者众,被“踩”的时候更多。

  也不知是她的“疯言疯语”,还是她的“疯疯癫癫”,反正,这位“未见其人只闻其声”的狂妃,似乎没人能驾驭得了。

  也不知她的“皇上”,是日理万机太忙,还是故意把她放出来“惹事生非”。狂妃在自己文末的评论里和人口角言语,还写“檄文”讨伐。

  但看她“声讨”的人,却和她心有灵犀。

  这样的狂放不羁,可能八头牛都拉不回来。不知用马,可不可以让她“回心转意”?

  《简书》是个大家庭啊,不是非要挺你,但也不是非要踩你。无论挺还踩,只要你开心,大家都开心。

  

  真“疯”起来了,牛都拉不回来,只有用马?

  狂妃的冷幽默里透着热,也在那些尖酸刻薄的语言里埋着一缕温情。可能是高处独居,难享普天之乐,有一天趁“皇上”出巡,便出来疯。

  不是所有的人都懂得爱和恨,也不是所有人都知道恨和爱。

  芸芸众生,只晓得财米油盐。

  看跟在狂妃文后的续集,那些字里行间的闪光,你不得不承认,狂妃的粉丝绝对不是水粉,一煮甚至不煮都要泡烂的那种。

  

  皇宫没有太监吗?

  看到最后这个图和这几个字,我终于把喝进肚里的啤酒吐了出来,喷了对面的美女一身。

  也不知道是不是美女的朋友,我被几个类型不同的男人按住,一顿暴打眼看就要奖励给我。

  我急中生智递过我的手机,指着下面这张截图,说是《简书》里的名人,还是名女人写的“讨要赞赏的导语”。

  幸好那些男人认得字,没有揍我。还请我坐下来喝啤酒,冰镇的。

  虽然最后是我给的钱,我也心甘情愿。

  谁让我想看这个眼前而今目下都还不知道到底是男还是女的简友写的字呢?

  

  这是最直白的心里话?

  没有拍马屁的意思,因为我还没有看见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