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记得当年老师去你家家访吗?今天传统家访还有必要吗

电影资讯 浏览(996)

  前几天看到一则新闻:某老师家访遭遇“闭门羹”,家长不愿开门。我忽然发现,从教快17年了,大概有13年没有去学生家家访了。一幕幕往事如在眼前,怀旧之后,我不得不思考一个问题:今天,传统家访还有必要吗?

  2002年,我成为南方某市的一名小学语文老师兼班主任。开学近两个月了,副班主任提醒我要家访。于是,那天下班后,我就去家访。由于我校在城乡结合部,好多家长不会说普通话,而我又听不懂方言,于是孩子就成了翻译。副班主任是当地村民出身,她要求和我一起去家访,一则翻译的活不用孩子来做,二则可以让家长了解孩子在学校的更多情况。副班主任教数学,语文老师和数学老师同时家访,孩子的主要学科老师都来了。

  还记得当年老师去你家家访吗?今天传统家访还有必要吗

  家访进行中

  由于我是班主任,自然话最多,说着说着,副班主任就开始用脚踢我,似乎在暗示我别再说了。离开学生家,副班主任说道:“天啊!你怎么全说学生的缺点,我暗示你别说了,你还说个不停。这样子是不行的。要先说些优点,再说缺点,家长才更容易接受的。你只说缺点,家长会很不高兴的,甚至会把孩子学习不好的原因归咎为你教得不好。”我永远记住了副班主任的话。原来,对于教育而言,彻底的直率并不一定是好事。跟家长沟通,是要讲方法的。家长也要哄一哄后,才好沟通。

  副班主任还陪我家访过几次,后来的家访基本上都是我独立进行了。印象最深的有三次。

  一天放学,我去一个学习后进,纪律很差的学生家。这个学生的表哥和他是同班同学,于是“表哥”给我带路。从进这个学生家起,到离开,大约1小时,学生的母亲一直用方言骂孩子,既不跟我说话,也不让我坐。孩子一直红着眼,小声地啜泣。我听不懂方言,不明白孩子母亲骂孩子什么。无奈,我只好离开。她母亲也没跟我打招呼,仿佛我不存在似的。刚走出他家,正好遇到孩子表哥的父母,他们热情地邀我去他们家,聊了很久。他们告诉我,以后不要再去孩子表弟家家访了,他们也不明白为什么孩子表弟的父母为什么那么讨厌老师。十余年后的一天,这个班的同学聚会,我参加了。当年那个哭鼻子的小男孩已经是1.8米的大个了,总是找我聊军事和哲学,他俨然成了军事发烧友和哲学爱好者,不知道他还记不记得当年我去他家家访的情景。

  还有一天,门一打开,两条肥壮的大狗向我冲来,我几乎吓得要大叫,就在一瞬间我的学生制服了狗,带我走进了客厅。这是个女生,常年身上,尤其是头发有异味,多数同学都避着她。在她家我勉强待了约半个小时,我的嗅觉虽然不灵敏,但也无法忍受屋子里的异味。不知道这个学生现在的情况如何,但愿她没有了学生时代的自卑。

  跟一位父亲聊了差不多一个小时,他很爽朗,笑声一直伴随着整个谈话的过程。“听你孩子说,有一天你想到学校打我。但是在去学校的路上被别人叫去打麻将,所以作罢。有这回事吗?”这次他笑得声音更大,时间更长了。“好像是有这么回事,但是跟你一聊天,我就明白我误会你了,抱歉!抱歉!抱歉!以后孩子不听话,你给我狠狠地打。”

  当年的家访也给我带来过伤感。一位女生的父亲,很瘦弱,很和气;一位女生的母亲,很高大,也很和气。他们先后得了癌症,都不想拖累家庭而自杀了。失去母亲的女生到了六年级就像社会上的成年女孩那样,我想如果她的母亲还在,她绝不至于如此。

  当然,当年的家访也让我疑惑。为什么家访结束时往往已经到了晚餐的时间,为什么几乎没有一个家长顺便留我一起吃晚饭呢?在我的学生时代,老师家访,家长一定会拿出家里最好的菜招待老师的。记得那时,老师每学期都要家访的,他们似乎更愿意去学习优秀的和学习糟糕的学生家家访。

  我和姐姐的成绩在初中时是很拔尖的。有一次,校长和我以及姐姐全班的老师都来我家家访。母亲和两位婶娘在厨房里忙个不停,父亲不善于招待客人,便请来大伯、堂哥,还有邻居一起来招待老师。为了表现自己,我和姐姐一直在做父亲从县城买来的教辅资料。校长和父亲本来就是相识多年的朋友。他一边和父亲交流我和姐姐的学习情况,一边夸我们。突然,他说道:“你们有没有不会做的题?我们这里有三个数学老师,尽管问!”校长是教数学的。于是我和姐姐就向老师请教,家访因校长的一句话变成了教师的现场答疑。

  故乡是皖南的山村,山路崎岖,自行车难以通行。老师家访少则步行一两公里,多则步行四、五公里。堂哥的班主任就三次步行近5公里来他家家访。堂哥成绩优秀,但因为迷上看电视剧《射雕英雄传》《霍元甲》《陈真》等,不想上学。堂哥的母亲宠溺堂哥,百依百顺。大伯有点“妻管严”,也只得顺从。老师反复劝说大伯、婶娘和堂哥,希望堂哥能回校上学,甚至表示堂哥的学费由她来出(那时义务教育还没有完全免费,堂哥班主任是民办教师,收入很低)。但是劝说最终失败,堂哥辍学。如今堂哥在工地干活,不到45的年龄,看上去俨然是年过花甲的老头。每每提到这段往事,他或沉默良久,或狠命地抽烟,或潸然泪下。

  还记得当年老师去你家家访吗?今天传统家访还有必要吗

  在山村家访的老师

  70后、80后,甚至90年后的学生时代都经历过老师家访。我相信,那段经历多数成了大家亲切的怀恋。

  2006年,我调入一所名校,任教初中。大概从那时起,家访渐渐地淡出了历史舞台。2006年,我还家访过不少同学。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从2007年开始,我再也没有家访过任何学生了。

  或许现在真地不须要传统家访了。信息传递如此迅捷,沟通实在是太方便了。有电话,有手机,有各种各样的网络沟通,传统家访似乎真地没必要了。实在想跟家长面对面的交流,我们一般也是请家长来学校,而不是去学生家。

  但是,老汪觉得,传统家访还是有必要的。电话、手机等现代信息传递工具都不能完全代替传统家访,请家长来学校也是如此。传统家访在家校沟通的同时,还拉近了教师和家长的感情距离,家长和老师更容易成为朋友。当家长成为教师的朋友时,家校沟通必然更高效,对孩子的教育必然有更大的促进作用。传统家访让我们身置学生家中,可以更好地了解其家庭教育,从而使学校教育和家庭教育能更好地配合。

  但是,如今,传统家访也面临着一个难以解决的问题:某些家长出于各种因素的考虑,不欢迎老师的造访。新闻中某老师家访遭遇“闭门羹”就是典型的例子。

  老汪觉得,只要家长不拒绝,每学期,我们可以以传统的方式家访几个学生。

  现代信息沟通工具让我们的距离越来越近,却又让我们心灵越来越远。

  老汪渴望传统家访回归!渴望传统回归!

  还记得当年老师去你家家访吗?今天传统家访还有必要吗

  渴望传统家访回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