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女生遭性侵辗轧案开审,兄弟俩当庭道歉愿赔70万

电影资讯 浏览(749)

  原标题:河南女生遭性侵辗轧案开审,兄弟俩当庭道歉愿赔70万

  “只要凶手能判死刑,我们一家也没什么诉求。”8月23日,开庭,周口市中院在郸城县法院对河南女大学生遭性侵坠亡毁尸案进行不公开开庭审理,开庭前,受害女生的父亲罗志杰再次向华商报记者坦承为女儿讨还血债、要求王氏兄弟俩偿命的诉求。而且,此前,他们家属已经正式提出,要求对兄弟俩追加危险驾驶罪和侮辱尸体罪两项新罪名。

  

  19岁遇害女生罗贝贝曾是父母的心肝宝贝

  旁听庭审没带妻子怕精神受刺激

  “今天是案件第一次开庭,我妻子就不去了,我怕她精神受到刺激。”罗志杰告诉华商报记者,他作为受害者家属代表旁听案件庭审。

  案件开庭审理,距离案件发生已过去一年1个月零4天。

  2018年7月16日深夜,河南周口市郸城县大一女生罗贝贝在金丹大道上被陌生男子王某文搭讪哄骗上车。7月17日凌晨,王某文将罗贝贝骗到自己位于阳城福地小区顶层16楼的家中,先是在客厅亲吻搂抱,并摸其乳房和私处,欲强行与其发生性关系。罗贝贝哭叫着激烈反抗,后以上厕所为由进入卫生间。王某文自称在等待时躺在客厅沙发上睡着了。凌晨4时许,王某文醒后发现罗贝贝不在家中,打开卫生间只看到罗贝贝的拖鞋,遂下楼查看,发现罗贝贝已经坠楼死亡

  

  案发时罗贝贝从王某文所住的顶层16楼卫生间窗户坠亡

  

  罗贝贝从16楼坠亡,楼下一个废弃的景观灯被砸得凹陷

  

  伪造车祸现场,死者被辗轧得惨不忍睹

  王某文随后找来弟弟王某合谋辗轧尸体,伪造交通事故现场,后被警方识破。案发后,两人分别因涉嫌强奸罪和帮助毁灭、伪造证据罪被刑拘。郸城县公安局出具的尸检鉴定意见书确认罗贝贝系高坠致严重的颅脑损伤死亡。

  据了解,49岁的王某文在郸城县经营二手车,其弟王某比他小7岁,案发时42岁,是郸城县原交通局运管所职工。

  拒绝70万赔偿要求追加两项新罪

  据华商报记者了解,因为涉及受害人隐私,8月23日的庭审为不公开审理,庭审从上午9点持续到12点多,下午继续庭审,法庭未当庭宣判。

  周口市检察院指定的公诉人当庭指出,王某文构成强奸罪,其主管恶性极深,动机卑劣,其行为造成极其严重的后果,建议从重从严判处;王某帮助毁灭、伪造证据,认罪态度较好,建议量刑3年半。

  犯罪嫌疑人王某文兄弟俩不仅当庭向受害女生家人道歉,还表示愿意赔付受害者家属70万元,但随即遭到罗志杰的拒绝。罗志杰还当庭提出要求对兄弟俩追加危险驾驶罪和侮辱尸体罪两项新罪名。对此,公诉人表示,作为案件中的严重情节可以进行考量。

  8月23日庭审中,王某文还当庭承认案发当天曾大量饮酒。据媒体此前报道,案发当晚,王某文参加完一个酒局后驾车离开在路上碰上只身一人的罗贝贝,据称当晚王某文喝了白酒和啤酒,其也向警方供称自己是酒后乱性所致。

  罗志杰日前接受华商报记者采访曾明确表示,就是希望通过法律手段让凶手抵命,即便是赔给他再多的钱,也还不回来他的宝贝女儿。“孩子的眼睛到现在都没闭上,我女儿的尸体现在还在殡仪馆,我梦中总能清晰地听到孩子喊俺爸。”

  罗贝贝品学兼优,在学校表现优秀

  

  罗贝贝在学院运动会中曾获得优秀后勤工作者

  

  罗贝贝曾获得职业生涯设计征文比赛一等奖

  罗志杰告诉华商报记者,2017年罗贝贝考上信阳师范学院,在学校品学兼优,学习成绩和表现都非常好,曾获过很多的荣誉,一直都是夫妻俩的骄傲。华商报记者注意到,罗志杰的微信名取名“快乐人生”,但随着女儿的离世,他内心感觉再也不会有什么快乐了,活蹦乱跳的女儿再也见不到,女儿遇害对他们一家的打击太大了。女儿遇害两个月后,罗志杰的母亲去世。他的妻子因为思念女儿,患了严重的抑郁症,一个多月前吃安眠药自杀,在医院抢救了两天才醒过来。

  罗志杰的朋友圈中,至今还保存着女儿的照片、奖状和亲笔信。2017年12月8日,女儿曾给他写过一封信,兴奋地向他描述大一的生活:“我们宿舍的人都挺好的,我们经常一起上下课、一起吃饭,也培养出了深厚的革命友谊”。在信中,女儿还特别提到,“这应该是我第一次去那么远的地方上学,您难免会不放心”。“爸,你在那边怎么样?吃得可好?冬天了,别忘了添衣服,注意身体,别太累”。

  罗志杰在2017年12月11日的回信中对女儿说:“从小你就是家里的乖乖女,总担心你太低调,有时候要强悍一点”,“爸妈希望看到引以为傲的女儿永远自信、快乐”。

  性侵女大学生,兄弟俩合谋辗轧尸体伪造车祸,哥哥被控涉嫌强奸罪,弟弟被控帮助毁灭、伪造证据罪,受害女生家属要求对兄弟俩追加危险驾驶罪和侮辱尸体罪两项新罪名,目的就是为了数罪并罚、加重处罚,一定要求凶手抵命吗?围绕这个问题,华商报记者采访了相关法律人士。

  法院死刑量刑有难度吗?

  罗志杰聘请的代理律师殷清利认为,强奸导致被害人坠亡的严重后果,符合《刑法》第236条第三款第五项的规定:致使被害人重伤、死亡或者造成其他严重后果的这一大的量刑范围,即本案符合10年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死刑之区间。“如果考虑到王某文伪造交通事故辗轧尸体这个令人发指的情节,法院可能考虑量刑死刑。”殷清利向华商报记者表示,如果一定判死刑,也“很有难度”。

  增加新罪名会判死刑吗?

  “如果危险驾驶罪和侮辱尸体罪被追加,犯罪嫌疑人会面临数罪并罚。”陕西恒达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赵良善律师接受华商报记者采访表示:数罪并罚是指对犯两个以上罪行的犯人,就所犯各罪分别定罪量刑后,按一定原则判决宣告执行的刑罚。但是这两项罪名的增加并非为了要让犯罪分子偿命,因为根据《刑法》第133条相关规定,在道路上驾驶机动车追逐竞驶,情节恶劣的,或者在道路上醉酒驾驶机动车的,处拘役,并处罚金。有前款行为,同时构成其他犯罪的,依照处罚较重的规定定罪处罚。另外,《刑法》第302条规定,盗窃、侮辱、故意毁坏尸体、尸骨、骨灰的,处3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危险驾驶罪和侮辱尸体罪的刑罚较低,多为拘役和有期徒刑,未涉及死刑,所以这两个罪名的增加,不会判死刑。”

  赵良善分析认为,“审查起诉中,是否会追加罪名,需要看犯罪嫌疑人是否一人犯有数罪,是否因数个行为侵犯数个法意,结合本案罪名,危险驾驶罪主要侵犯的是社会公共安全,侮辱尸体罪主要侵犯的是死者的尊严。回到本案,犯罪嫌疑人主观上没有危害社会安全和尸体尊严的故意,其实施上述行为目的是为了掩盖死者死亡的原因,所以不符合上述罪名的主观构成,不会被追加。”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来源:夜幕星FQ

  原标题:河南女生遭性侵辗轧案开审,兄弟俩当庭道歉愿赔70万

  “只要凶手能判死刑,我们一家也没什么诉求。”8月23日,开庭,周口市中院在郸城县法院对河南女大学生遭性侵坠亡毁尸案进行不公开开庭审理,开庭前,受害女生的父亲罗志杰再次向华商报记者坦承为女儿讨还血债、要求王氏兄弟俩偿命的诉求。而且,此前,他们家属已经正式提出,要求对兄弟俩追加危险驾驶罪和侮辱尸体罪两项新罪名。

  

  19岁遇害女生罗贝贝曾是父母的心肝宝贝

  旁听庭审没带妻子怕精神受刺激

  “今天是案件第一次开庭,我妻子就不去了,我怕她精神受到刺激。”罗志杰告诉华商报记者,他作为受害者家属代表旁听案件庭审。

  案件开庭审理,距离案件发生已过去一年1个月零4天。

  2018年7月16日深夜,河南周口市郸城县大一女生罗贝贝在金丹大道上被陌生男子王某文搭讪哄骗上车。7月17日凌晨,王某文将罗贝贝骗到自己位于阳城福地小区顶层16楼的家中,先是在客厅亲吻搂抱,并摸其乳房和私处,欲强行与其发生性关系。罗贝贝哭叫着激烈反抗,后以上厕所为由进入卫生间。王某文自称在等待时躺在客厅沙发上睡着了。凌晨4时许,王某文醒后发现罗贝贝不在家中,打开卫生间只看到罗贝贝的拖鞋,遂下楼查看,发现罗贝贝已经坠楼死亡

  

  案发时罗贝贝从王某文所住的顶层16楼卫生间窗户坠亡

  

  罗贝贝从16楼坠亡,楼下一个废弃的景观灯被砸得凹陷

  

  伪造车祸现场,死者被辗轧得惨不忍睹

  王某文随后找来弟弟王某合谋辗轧尸体,伪造交通事故现场,后被警方识破。案发后,两人分别因涉嫌强奸罪和帮助毁灭、伪造证据罪被刑拘。郸城县公安局出具的尸检鉴定意见书确认罗贝贝系高坠致严重的颅脑损伤死亡。

  据了解,49岁的王某文在郸城县经营二手车,其弟王某比他小7岁,案发时42岁,是郸城县原交通局运管所职工。

  拒绝70万赔偿要求追加两项新罪

  据华商报记者了解,因为涉及受害人隐私,8月23日的庭审为不公开审理,庭审从上午9点持续到12点多,下午继续庭审,法庭未当庭宣判。

  周口市检察院指定的公诉人当庭指出,王某文构成强奸罪,其主管恶性极深,动机卑劣,其行为造成极其严重的后果,建议从重从严判处;王某帮助毁灭、伪造证据,认罪态度较好,建议量刑3年半。

  犯罪嫌疑人王某文兄弟俩不仅当庭向受害女生家人道歉,还表示愿意赔付受害者家属70万元,但随即遭到罗志杰的拒绝。罗志杰还当庭提出要求对兄弟俩追加危险驾驶罪和侮辱尸体罪两项新罪名。对此,公诉人表示,作为案件中的严重情节可以进行考量。

  8月23日庭审中,王某文还当庭承认案发当天曾大量饮酒。据媒体此前报道,案发当晚,王某文参加完一个酒局后驾车离开在路上碰上只身一人的罗贝贝,据称当晚王某文喝了白酒和啤酒,其也向警方供称自己是酒后乱性所致。

  罗志杰日前接受华商报记者采访曾明确表示,就是希望通过法律手段让凶手抵命,即便是赔给他再多的钱,也还不回来他的宝贝女儿。“孩子的眼睛到现在都没闭上,我女儿的尸体现在还在殡仪馆,我梦中总能清晰地听到孩子喊俺爸。”

  罗贝贝品学兼优,在学校表现优秀

  

  罗贝贝在学院运动会中曾获得优秀后勤工作者

  

  罗贝贝曾获得职业生涯设计征文比赛一等奖

  罗志杰告诉华商报记者,2017年罗贝贝考上信阳师范学院,在学校品学兼优,学习成绩和表现都非常好,曾获过很多的荣誉,一直都是夫妻俩的骄傲。华商报记者注意到,罗志杰的微信名取名“快乐人生”,但随着女儿的离世,他内心感觉再也不会有什么快乐了,活蹦乱跳的女儿再也见不到,女儿遇害对他们一家的打击太大了。女儿遇害两个月后,罗志杰的母亲去世。他的妻子因为思念女儿,患了严重的抑郁症,一个多月前吃安眠药自杀,在医院抢救了两天才醒过来。

  罗志杰的朋友圈中,至今还保存着女儿的照片、奖状和亲笔信。2017年12月8日,女儿曾给他写过一封信,兴奋地向他描述大一的生活:“我们宿舍的人都挺好的,我们经常一起上下课、一起吃饭,也培养出了深厚的革命友谊”。在信中,女儿还特别提到,“这应该是我第一次去那么远的地方上学,您难免会不放心”。“爸,你在那边怎么样?吃得可好?冬天了,别忘了添衣服,注意身体,别太累”。

  罗志杰在2017年12月11日的回信中对女儿说:“从小你就是家里的乖乖女,总担心你太低调,有时候要强悍一点”,“爸妈希望看到引以为傲的女儿永远自信、快乐”。

  性侵女大学生,兄弟俩合谋辗轧尸体伪造车祸,哥哥被控涉嫌强奸罪,弟弟被控帮助毁灭、伪造证据罪,受害女生家属要求对兄弟俩追加危险驾驶罪和侮辱尸体罪两项新罪名,目的就是为了数罪并罚、加重处罚,一定要求凶手抵命吗?围绕这个问题,华商报记者采访了相关法律人士。

  法院死刑量刑有难度吗?

  罗志杰聘请的代理律师殷清利认为,强奸导致被害人坠亡的严重后果,符合《刑法》第236条第三款第五项的规定:致使被害人重伤、死亡或者造成其他严重后果的这一大的量刑范围,即本案符合10年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死刑之区间。“如果考虑到王某文伪造交通事故辗轧尸体这个令人发指的情节,法院可能考虑量刑死刑。”殷清利向华商报记者表示,如果一定判死刑,也“很有难度”。

  增加新罪名会判死刑吗?

  “如果危险驾驶罪和侮辱尸体罪被追加,犯罪嫌疑人会面临数罪并罚。”陕西恒达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赵良善律师接受华商报记者采访表示:数罪并罚是指对犯两个以上罪行的犯人,就所犯各罪分别定罪量刑后,按一定原则判决宣告执行的刑罚。但是这两项罪名的增加并非为了要让犯罪分子偿命,因为根据《刑法》第133条相关规定,在道路上驾驶机动车追逐竞驶,情节恶劣的,或者在道路上醉酒驾驶机动车的,处拘役,并处罚金。有前款行为,同时构成其他犯罪的,依照处罚较重的规定定罪处罚。另外,《刑法》第302条规定,盗窃、侮辱、故意毁坏尸体、尸骨、骨灰的,处3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危险驾驶罪和侮辱尸体罪的刑罚较低,多为拘役和有期徒刑,未涉及死刑,所以这两个罪名的增加,不会判死刑。”

  赵良善分析认为,“审查起诉中,是否会追加罪名,需要看犯罪嫌疑人是否一人犯有数罪,是否因数个行为侵犯数个法意,结合本案罪名,危险驾驶罪主要侵犯的是社会公共安全,侮辱尸体罪主要侵犯的是死者的尊严。回到本案,犯罪嫌疑人主观上没有危害社会安全和尸体尊严的故意,其实施上述行为目的是为了掩盖死者死亡的原因,所以不符合上述罪名的主观构成,不会被追加。”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罗贝贝

  王某文

  罗志杰

  侮辱尸体罪

  华商报

  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