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山深处有座古院落红军和川军曾在此交锋并先后驻扎

动漫推荐 浏览(843)



  

  前往金山村张家大院的路上

  封面新闻记者 罗轩 摄影报道

  远处,青山层峦叠嶂,一眼望去,雨后的山峦披上了一层神秘的纱衣;近处,山路崎岖蜿蜒,闭目轻嗅,空气中夹杂着雾气让人格外提神醒脑。

石板铺成,院内磨房、碾房等一应俱全。目前,张家大院仍有20多户人家居住。

  

  张家大院

  走进张家大院的天源四合院,首先感受到的就是上楼下圈的吊脚楼,楼下的圈里养着几头生猪,彰显着这座古院落的生命力和烟火气。沿着一段石阶拾级而上,四合院头上的一方天空,让人仿佛置身另一个空间。这座古院落不仅历史悠久,更有着许多不为外人所知的趣闻轶事。

  红军驻扎4个多月 与川军交锋后战略转移

  1933年农历八月,一小股红军部队来到金山寺(现金山村),并成立了乡苏维埃政府,而当时红军的指挥部就设在了张家大院的天源四合院。然后,组织发动群众打土豪、分田地,积极动员贫困群众参加红军和游击队。

  据后来统计,当时金山村有40多人参加红军,200多人参加游击队。等到新中国成立后,这240多人仅剩下6人,其余同志都牺牲在战场上。

  

  天源四合院内

  红军及乡苏维埃政府在金山村的行动受到了民国政府的高度重视,于是派出了当时的川军将领范绍增前来打压。据金山村原村支部书记程林介绍,范绍增是1938年腊月二十八来到金山村,在高峰嘴与红军进行了激烈交锋。经过10多个小时的战斗,有3名红军战士壮烈牺牲。后红军经过研判,进行了战略转移。截止红军转移,红军在此驻扎了4个多月。

  “红军转移后,范绍增为了防止红军卷土重来,驻兵于此,并住进了天源四合院。然后,乡苏维埃政府解散,裁判长罗万章被杀,主席赵成碧躲藏20多天后,托人担保用钱买通才保住了性命。”程林说,红军来的时候我爸都才四五岁,很多红军的故事都是我们的爷爷奶奶们一辈辈传下来的,我是从小就开始听。

  

  上天源四合院的石阶

  小战士偷吃醪糟醉酒 粮仓里被关3天禁闭

  “一双草鞋两边薄,脚上裹的灰裹脚。头上戴着八角帽,身上穿着短衣着。背上背着大背包,手中提着洋军火。见到刘相打一仗,红军官兵智谋多。”说起红军在金山寺生活的一些趣闻轶事,程林用一首打油诗进行了概括。

  

  金山村原支部书记程林

  程林说:“这首打油诗也不是我编的,而是当时红军还在这里的时候,我们这里的老百姓根据他们的生活状况编的,然后一直传到现在,只是现在知道的人少了。但是,我一直牢牢地记在心里。”

  在红军众多的趣闻轶事中,有一件最让程林记忆深刻,因为据其爷爷讲述,这件事的起因就是因为他家的一罐醪糟酒。程林说:“据我爷爷讲,那时刚好家里煮了一罐醪糟酒,有两个红军小战士到家里来,不小心打破了醪糟罐子,然后一尝是甜的,两个人就你一下我一下的把一罐醪糟吃完了。”

  

  现存的磨子

  “醪糟好吃,可是酒劲上来了也很大,两个小战士整整醉了一下午,还是我婆婆用牛粪帮他们醒的酒。”程林说,红军当时在这里的一个领导,大家都叫他“二班长”知道了这件事,让两个小战士在粮仓里面关了3天紧闭,还赔了钱道了歉。

  

  前往金山村张家大院的路上

  封面新闻记者 罗轩 摄影报道

  远处,青山层峦叠嶂,一眼望去,雨后的山峦披上了一层神秘的纱衣;近处,山路崎岖蜿蜒,闭目轻嗅,空气中夹杂着雾气让人格外提神醒脑。

石板铺成,院内磨房、碾房等一应俱全。目前,张家大院仍有20多户人家居住。

  

  张家大院

  走进张家大院的天源四合院,首先感受到的就是上楼下圈的吊脚楼,楼下的圈里养着几头生猪,彰显着这座古院落的生命力和烟火气。沿着一段石阶拾级而上,四合院头上的一方天空,让人仿佛置身另一个空间。这座古院落不仅历史悠久,更有着许多不为外人所知的趣闻轶事。

  红军驻扎4个多月 与川军交锋后战略转移

  1933年农历八月,一小股红军部队来到金山寺(现金山村),并成立了乡苏维埃政府,而当时红军的指挥部就设在了张家大院的天源四合院。然后,组织发动群众打土豪、分田地,积极动员贫困群众参加红军和游击队。

  据后来统计,当时金山村有40多人参加红军,200多人参加游击队。等到新中国成立后,这240多人仅剩下6人,其余同志都牺牲在战场上。

  

  天源四合院内

  红军及乡苏维埃政府在金山村的行动受到了民国政府的高度重视,于是派出了当时的川军将领范绍增前来打压。据金山村原村支部书记程林介绍,范绍增是1938年腊月二十八来到金山村,在高峰嘴与红军进行了激烈交锋。经过10多个小时的战斗,有3名红军战士壮烈牺牲。后红军经过研判,进行了战略转移。截止红军转移,红军在此驻扎了4个多月。

  “红军转移后,范绍增为了防止红军卷土重来,驻兵于此,并住进了天源四合院。然后,乡苏维埃政府解散,裁判长罗万章被杀,主席赵成碧躲藏20多天后,托人担保用钱买通才保住了性命。”程林说,红军来的时候我爸都才四五岁,很多红军的故事都是我们的爷爷奶奶们一辈辈传下来的,我是从小就开始听。

  

  上天源四合院的石阶

  小战士偷吃醪糟醉酒 粮仓里被关3天禁闭

  “一双草鞋两边薄,脚上裹的灰裹脚。头上戴着八角帽,身上穿着短衣着。背上背着大背包,手中提着洋军火。见到刘相打一仗,红军官兵智谋多。”说起红军在金山寺生活的一些趣闻轶事,程林用一首打油诗进行了概括。

  

  金山村原支部书记程林

  程林说:“这首打油诗也不是我编的,而是当时红军还在这里的时候,我们这里的老百姓根据他们的生活状况编的,然后一直传到现在,只是现在知道的人少了。但是,我一直牢牢地记在心里。”

  在红军众多的趣闻轶事中,有一件最让程林记忆深刻,因为据其爷爷讲述,这件事的起因就是因为他家的一罐醪糟酒。程林说:“据我爷爷讲,那时刚好家里煮了一罐醪糟酒,有两个红军小战士到家里来,不小心打破了醪糟罐子,然后一尝是甜的,两个人就你一下我一下的把一罐醪糟吃完了。”

  

  现存的磨子

  “醪糟好吃,可是酒劲上来了也很大,两个小战士整整醉了一下午,还是我婆婆用牛粪帮他们醒的酒。”程林说,红军当时在这里的一个领导,大家都叫他“二班长”知道了这件事,让两个小战士在粮仓里面关了3天紧闭,还赔了钱道了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