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文人最爱去两个地方,其中一个,就是今天人也会感到羞耻

动漫推荐 浏览(976)

  唐朝,是继隋朝之后又一个大一统的朝代,在万国来朝时期达到鼎盛。

  唐朝也是一个多元化的朝代,它的开放性,让唐朝与各国之间加强了文化、经济等方面的交流,同时,也让唐朝涌现出了诸多的名家,如:诗仙李白、诗圣杜甫、诗魔白居易、书法家颜真卿、画圣吴道子、音乐家李龟年等。

  

  当时的唐朝,是世界上最强盛的国家之一,声名远扬,与亚欧国家均有往来。不论是政治、军事、文化都遥遥领先于世界,在盛唐文化中,最令人熟悉的就是唐诗。

  提起唐诗,许多人都会想到风流才子,在盛唐时期,不仅文学风气盛行,文人嫖妓的习俗更是流传甚广。当时,文人最爱去的地方有两个:一是酒楼,二是青楼,这两个地方都是文人创作的重要源泉。在文学圈中,拥有几个青楼的相好,是文人往来的重要门面。

  唐诗中关于青楼的诗句也有很多,如:著名才子杜牧就曾经写下“赢得青楼薄幸名”的名句。除了杜牧以外,元稹、白居易等人都是盛唐著名的风流诗人,其中,不乏有家境贫寒者,这些人苦于囊中羞涩,每次与青楼女子交往的时候,只能以诗词相赠。

  好在,唐朝文人之风盛行,凭着一身的才气,也赢得了众多的追捧者。

  

  当然,并非所有的诗人都这般风流,也有对爱情专一之人,他们不仅在爱情方面忠贞不渝,在才华方面,也丝毫不弱于其他人,其中一位就是著名的诗人:韩愈。

  韩愈的家境是非常富有的,这主要得益于他的笔上功夫,靠着帮别人写文章,渐渐攒起了许多财富。由于,韩愈在当时文学界享誉盛名,每次求他写作都要付出相当高的酬金,而且,请他帮忙的人也很多,即使是付得起价格也不一定能排得上队。

  一次,有人求他帮忙写两句不过几十字的墓志铭,韩愈的开价竟达到了一匹带有鞍、衔的马和一条白玉腰带的地步,这种价格,换算到现在,差不多抵得上一辆跑车了。

  

  按照当时的习俗,稍微有些闲钱的人家,都要纳上几个小妾。这不仅是一种时尚,连皇帝都亲自下令鼓励官员纳妾。即使是在盛唐时期,也不免会出现贫富不均的现象,贫穷的人家为了减轻负担,会主动把家里的适婚女子嫁给富贵之人。

  这种现象,即使韩愈也没能例外,在亲友的引荐下,他先后纳了两位小妾。尽管如此,韩愈和自己的结发妻子卢氏,感情仍然保持的很好。

  在韩愈的诗中,也常常见到他这位夫人的身影:当他在朝廷中失势被贬的时候,他并没有计较自己的得失,反而是担心夫人会因此跟着自己吃苦,于是,写下“弱妻抱稚子,出拜忘惭羞”的诗句。

  被贬之后的韩愈,到了贫苦地区做官,自己生活过的不如意,却在担心夫人因为每天养蚕织丝而日渐消瘦,就写下“细君知蚕织”。

  

  不久,韩愈时来运转,重新被调回朝廷,官位升的比原来还高,但是,他并没有因此抛弃自己的患难妻子,反而,加倍的善待她,一直将她带在身边。

  后来,韩愈的妻子被封为“高平郡君”,两人更是和睦。

  一次,河南汴州城发生了叛乱,许多人惨遭不幸,消息传到几百里外的朝廷。韩愈得知后,顿时悲伤不已,捶胸顿足,旁人问他原因后才知道,原来,韩愈是在担心身处汴州城的夫人卢氏。在这期间,韩愈一直茶饭不思,直到妻子报平安的书信传来,韩愈才肯喝一口水。

  据记载,韩愈29岁的时候,才与卢氏结为了夫妻,先后生下了八个孩子,两人的感情一直很好,直到寿终正寝的时候,仍然相濡以沫。可以说,韩愈和夫人卢氏的感情,一直是唐朝文学界的一段佳话。其实,除了韩愈以外,诗人王绩也是一位专一的诗人。

  

  对于王绩,最熟悉的莫过于他的那篇《野望》:

  东皋薄暮望,徙倚欲何依。

  树树皆秋色,山山唯落晖。

  牧人驱犊返,猎马带禽归。

  相顾无相识,长歌怀采薇。

  盛唐时期的诗人,身上难免有一些狂妄之气,王绩也是如此。王绩为人放荡不羁,喜好喝酒,拥有着不同寻常的志向,放着高官不做,宁愿去田园生活,还为此写下许多著名的田园诗,其中有一篇就是著名的《山中叙志》,“风鸣静夜琴,月照芳春酒”便是他平生的最大志向。

  在悠然闲适的田园生活中,王绩终于等到了他的良人,两人一见面就情绪暗生,很快,就结为了夫妇。由于,王绩自号“野人”,便给妻子取号“野妻”。王绩是唐代第一个以写婚姻生活为主的诗人。在王绩流传下来的四十多首诗中,就有十五首是写自己妻子的,所占比例之高,即使在整个唐朝也无人能及。

  

  王绩擅长写田园诗,关于妻子的描写也多与田园联系在一起,或写男耕、或写女织,鸟木虫鱼无不涉及。因为,对田园的热爱,即使是最贫苦清寒的日子也不觉得难过,就像他在《田家》诗中写的那样:“倚杖看妇织,登垄课儿锄。回头寻仙事,并是一空虚。”

  以诗为朋,以诗为友,在诗人的眼里,身边所有的一切都可以用诗来表达,不管是顺畅的生活,还是不畅的挫折。诗,可以化解他们心中的烦忧,诗,可以让他们继续向前,可以说,在诗人的眼里,诗就是他们的一切,诗就是他们对妻子的忠贞。

  贞观十八年,王绩重病,预料到自己去世的日子,与陶潜创作《自祭文》一样,王绩给自己写了墓志铭,并嘱咐家人薄葬。

  参考资料:

  【《新唐书·列传第一百九十一》、《旧唐书·卷一百六十·列传第一百一十》、《新唐书·列传第一百二十一·隐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