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与恶的距离》保持良善不忘初衷,为世界创造意想不到的奇迹

综艺节目 浏览(1555)

  《我们与恶的距离》保持良善不忘初衷,为世界创造意想不到的奇迹

  严格来说,林哲熹的外型并非时下讨喜的奶油小生款,少了偶像的包袱,他才更有机会展现自己独特的演员性格,也因此在塑造不同角色的过程中,少了许多既有的框架与限制。

  《我们与恶的距离》保持良善不忘初衷,为世界创造意想不到的奇迹

  经过多年美术班的训练,大学时代,原本读的是新媒体艺术科系,但在学一年期间,总是提不起兴趣,因缘际会之下转读戏剧系他,找到了人生的新目标,这个目标带着他前进,从学生Model一跃成为电视、电影主要角色,如今几部作品陆续上映或是待映都有着极高的讨论度,从他诚恳带着谦虚的语气中,说明了他在短时间内迅速窜起的成就,并非侥幸。

  《我们与恶的距离》保持良善不忘初衷,为世界创造意想不到的奇迹

  《痴情男子汉》中的鲁蛇螃蟹、《自画像》里抑郁不得志的愤青画家、《狂徒》与吴慷仁精彩对手的难兄难弟、神秘消失在《爱上卡夫卡》中的关键男友、《我们与恶的距离》中思觉失调的应思聪,不管是哪个角色,都发散着着一股「纯粹」的质地,问问他期许自己十年成为一个怎样的演员,他说:「不活在惯性里,反覆思考自己的初衷,保持学习的精神。」是的,那样就很足够了。

  大学的时候接的都是Model的工作比较多,常去走实践服装设计系的秀,在秀上被陈宏一导演发现,找我拍了一支MV。后来大学毕业的那年,陈导刚好要拍《自画像》,觉得我跟戏中的画家男主角气质很像,找我去试镜,拍了我第一部长片作品,慢慢开始被其他导演看见,后来慢慢开始接戏到现在。

  其实我不太挑角色,我觉得什么东西都能演、都应该要去尝试,不见得能完成百分之百,但总觉得可以去试试看,然后尽力去做。虽然现在得自己没有资格去挑戏,但如果硬要说的话,那就是能燃起自己热情的角色与团队吧!每个环节都让人热血沸腾的感觉是很不容易的,把工作当作是一种创作,不要被预算或是框架限制住,每一点小小的努力,都有可能创造出意想不到

  《我们与恶的距离》保持良善不忘初衷,为世界创造意想不到的奇迹

  河正宇、刘德华还有黄渤。我觉得他们不只是在自己的专业上有精彩的表现,他们还能带给这个世界许多启发与力量。像是河正宇除了是演员之外,还是个导演与画家,刘德华除了提携演艺圈的有才华的后辈之外,更是个慈善家,黄渤也是,面对媒体也相当客气有礼,他们在各方面都很周到,这或许就是他们能够如此成功的原因。我觉得这很不容易,不独善其身,还能影响身边的人,让整个氛围充满热情,进而让整个世界更好。

  《乐狱》跟《狂徒》是很重要的转捩点,两部戏是接着拍着。《乐狱》让我在演员的位置中感受到很大的创作空间,导演引导我们赋予角色许多的意义与特质,是一次很开心集体创作。后来《狂徒》遇到了慷仁哥,拍摄的过程中他分享了很多自己的经验,从他的经验分享中,我才开始找到自己当演员的方向与动力,一开始会有些迷惘,但我在和他合作的那段日子里,厘清了很多事情,在他身上找到了答案,支撑我走到现在,甚至是未来。

  《我们与恶的距离》保持良善不忘初衷,为世界创造意想不到的奇迹

  现在回想起来,好像都没什么大不了的!刚开始从剧场转影像,会有一些对于工作模式的不了解所产生的挫折,然而解决之后还会遇到新的问题,人生就是在不断解决问题的过程。我们正在经历一个转变的阶段,从旧媒体到网路时代,我们如何在其中找到自己的方向,是我现在在思考的问题。

  我觉得自己并没有太多亮点,或许是纯粹与诚恳吧!《狂徒》就是很好的例子,原本剧本设定是个讨人厌的小屁孩,或许是我的个人特质赋予了角色新的可能,多了一些善良、多了一些傻气,我猜这是导演们选择用我的原因吧!

  《我们与恶的距离》保持良善不忘初衷,为世界创造意想不到的奇迹

  除了希望能接好的作品之外,也不忘持续反问自己的「初心」,即使可能是一名成功的演员了,也不要忘记自己当初想要成为一名好演员的初衷,人是有惯性与惰性的,保持谦虚与不断学习新的事物,是一个很重要的关键,督促自己不要忘了进步。

  我觉得未来就是现在,所有的现在都指向着未来,所以保持当下的热情,才能造就自己想要的未来,各方面都是。

  《我们与恶的距离》保持良善不忘初衷,为世界创造意想不到的奇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