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年前的上海街头路边摊,穷人“狂吃”大闸蟹,网友:生不逢时!

综艺节目 浏览(1500)

  沃特?阿鲁法特是二战期间的一名美国海军士兵,1945年10月至1946年2月,因为随军执行任务,25岁的他在上海停留了5个月。在此期间,喜欢摄影的阿鲁法特拍摄了不少反映上海市井风貌的照片,流传至今。

  

  这张题为《吃蟹》的照片近年来风靡了朋友圈,每当“秋风起,蟹脚痒”的时候,这张“上海穷人狂吃大闸蟹”的老照片总会在网络上疯传,惹得吃货们牙痒痒,捶胸顿足感叹自己生不逢时。

  至于这张照片的真实性是毋容置疑的,网友们争论的焦点是:解放前的上海穷人真的有这么好的口福?当然,咱们不能以一张照片就下此结论,何况当时还没有人工养殖的说法,大闸蟹的价格也不可能低贱到如此地步,但照片上的这个男孩千真万确在“狂吃”大闸蟹。

  

  根据照片上的桌椅摆设以及煤炉上的一大锅米饭,基本上可以确定这是一家上海街头小饭店的露天摊位。可以推断,来这里消费的食客,通常以一些小贩、挑夫、黄包车夫等体力劳动者为主,他们只求廉价实惠,不求吃好但求吃饱。

  照片中是一张长条形的餐桌,上面没有其他食物,整张桌子上堆满了煮熟的大闸蟹,粗略估计在二、三十只以上,而且大闸蟹的个头看样子还不小,至少4两左右。

  

  根据照片中的人物形象、穿着、坐姿等分析,照片中的大男孩虽然穿着不是十分破旧,但也不像有钱人家出来的,倒有点“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的味道。背影者肩部和肘部的二块补丁,也可以大致判断出他的身份。

  按照今天的眼光,这张照片确实有点不符常理。其实当时的大闸蟹身价也是不菲的,资料显示,1946年上海的物价水平,1万元大概只能买6只大闸蟹,而当时一公斤大米是750元,换算下来1只大闸蟹相当于4斤多的大米。如此昂贵的价格,普通百姓也不会大量消费。

  

  那么,对于照片中的一桌子大闸蟹作何解释?经过分析,合乎逻辑的真相就是:他们吃的是死蟹,或许根本不要钱。江浙沪一带有句俗语:“叫花子吃死蟹,只只鲜”,大概说的是死蟹只能赏给要饭的,一般都不吃。

  因为死蟹含有一定的毒素,民间自古就有不吃死蟹的传统,所以蟹贩子大都是把死蟹丢弃掉,或者一次性低价打包处理。

  

  如果按此分析,照片中的穷人如此“狂吃”大闸蟹,也就不足为奇了。不过也有人指出,解放前这种大闸蟹根本没人吃,河湖里泛滥成灾,一抓一大把,在市场上花几毛钱就能买一脸盆,所以当时只有穷人才经常吃大闸蟹。这一说法引起了吃货们哀叹:真叫那个生不逢时啊!